华严经全文网

您的位置:首页 > 华严经译文

华严经注释是什么

发布时间:2019-06-03 10:00:54编辑:霍俊屹阅读次数:

华严经注释是什么

《华严经》,具名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,另称《杂华经》。目前学术界一般认为,《华严经》的编集,经历了很长的时间,大约在公元2~4世纪中叶之间,最早流传于南印度,后传播到西北印度和中印度。《华严经》是佛成道后在菩提场等处,藉普贤、文殊诸大菩萨显示佛陀的因行果德如杂华庄严,广大圆满、无尽无碍妙旨的要典。

大方广佛华严经 入法界品 成佛之路 –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

1、一青年的参访者

金黄色的夕阳,从娑罗林的一角,斜照大塔寺的红墙碧瓦。半天的紫霞,半轮淡月,在一缕缕的炊烟中,描出了美丽的图画。盛极一时的大塔寺,这时候又回复了平时的一切,照样的敲着断断续续的晚钟。山门外有一位十六、七岁的青年,悄悄的立着。他的体格容貌,是那样的强毅、和蔼、英明!一身洁白的衣服,越发显出他的真诚与纯洁,像清水池中的新艳的莲花!他望着紫霞半月,眺望那大道的尽头。天色快黑了,他还在望着,想着。

孟加拉国湾沿岸的福城,在两千年前,早已是船舶云集的通商海口了。商业的繁荣,增进了居民的财富,福城人真是有福的。城中的首富,是一位著名的出口商,大家称他为福德长者。

长者在晚年,得了一位爱子,今年已十六岁了。孩子诞生的那一天,家里又添了几个库。能相会卜的婆罗门,连忙说:「恭喜长者!恭喜!恭喜!这是婴儿的福德,发财的吉兆,应该取名叫善财」。善财童子的名字,就这样的被传开了。

善财长得壮健、活泼、真诚、聪明,长者欢喜得得了活宝似的。不过有一件事常使长者耽心,就是他不爱听「发财」,简直有点厌恶。他满意想做一位真理的商人,采集种种善法的财宝,供给那爱好真理的人们。这实在太使老人家伤心了!为了这,也曾流过许多眼泪,但有什么用呢?好在他还年轻,想来加上几岁年纪,就会渐渐转变的。

善财在学塾里读书,也常去听哲人们宣讲,像大塔寺就是经常来去的。这一次文殊菩萨来宣讲,使他发见了人生的真义。世间充满了缺陷苦痛,为自我的占有而追求,这努力的代价是什么?

佛陀是伟大的!声闻的独善行,还不够理想;值得赞美接受而实行的,唯有菩萨的普贤行。这样,他在大会中站起来,立定成佛的大愿,决心学习菩萨的大行,救济众生的苦痛,一直到成佛,成佛去救济众生。

群众忙着欢送,善财也跟着欢送。眼看宣讲团从大道走去,渐渐的远了,不见了。信众们这才欢天喜地的,也有愁眉苦脸的,忙着赶回家去。

善财望着大道,开始感到了孤独彷徨。学佛行菩萨道,这不该单是心中的理想,好听的辞句吧!到底怎么行呢?……这早晚该回家了!他们不是都走了吗?算盘、戥子、账簿、金银、货物、吃喝、交游,父母的慈爱,奴婢的尊敬,大人先生们的好意,……忙着为家庭的财富去经营享受。……不,聚敛做什么?每年提出一分来布施,真是自他两利了!……论理,欲乐的享受,是刀头的蜜,不如闭门学道。不知有没有享乐的菩萨道?……善财的思潮,浪也似的涌上心来。身旁的一切,什么都忘了。心里想:宣讲团去了,回家吧!……好自欺!菩萨道到底怎么行呢?他们走了,难道就算了吗?为什么不请教文殊菩萨?他不是还在不远的前面吗?……家庭,财富;文殊,成佛;我有两个手,却只有一颗心,到底要选择那一样呢!……大塔寺的晚钟,唤回了乱想中的善财。

善财抬头一看,哦!金色的阳光,染成了华美的紫霞,世间的一切是美丽,是多么令人陶醉呀!那边是一缕缕的炊烟,蒙蒙的暮色。不,……是的!金色的光明,华美的紫霞,他们确是在炊烟幕色的黑影中颤动了。明净的淡月,露出了笑脸。前面是大道,文殊菩萨们是从此去的。家呢,向后转。大塔寺的晚钟声,使善财的心潮渐渐的安定了。世间充满了黑暗,明月是唯一的安慰!不再作家庭的囚人,财富的奴隶,踏上月色明净的大道,见文殊菩萨去。

在明净的月色中,走了三、四点钟,见前面林子里,透出一片光明来。善财想,这一定是宣讲团的下落处了。满心欢喜的走上去,果然见文殊菩萨在林下经行。明净的月色,文殊的圆光,照得树叶也闪闪发光。

文殊菩萨见了善财,就说:「善财!发菩提心是难得的!从菩萨大行的学习中,去完成崇高的志愿,那是难得的难得!你来了,好!善财!你要为大乘佛教的普贤行而努力,你将要和我一样的被人称美为永久的童年」!

文殊菩萨的安慰勉励,使善财充满了喜乐与光明,白天的烦扰疲累,什么都忘记了。行过接足礼,这才合掌说:「圣者!你是知道的,我是三界流转的苦恼者,与一切众生同样的受着世间的束缚。我要解脱,更愿意众生得解脱。圣者!我要知道应该怎样学菩萨行,修菩萨行,怎样的去发动、充实、扩大、满足菩萨的普贤行。圣者!希望你能够教导我,使我明白大乘普贤行的一切」!

文殊菩萨在平正的大石上坐下来,这才对他说:「广大的普贤行,不完全是说明的。长篇的理论,精密的方案,常是空虚而形式的。这需要一面学,一面行,在身体力行中,才能得到真实的参学。你想我给你说明一切吗?

不过,你要学普贤行,我可以教你一个基本方法,就是要从参求善知识着手。要有广大的无厌足心,求之若渴,不断的去参访学习。除了明眼的师友,什么都不能引你走入正道」。

那里有真善知识可以参访呢」?善财感到很大的困难说:「圣者!我不是说没有,是说我没有辨别的力量,不容易决定他是善、是恶。并且,学行也该有个本末,应从紧要处行去,这还是诸圣者的指导吧」!

文殊菩萨点头说:「善财!这倒也是真的。你该牢牢的记着:求见善知识,是走上普贤行的不二门。善知识的教诲,要切实去行。此外,要从善知识的学力、德力、实行中,发见他的伟大,去尊敬修学,切不可吹求师友的过失。

参学的目的,是为了自己的不能不会,不在这上面着想,却从不相干的地方去议论或者不满老师!这世间能有多少老师值得学呢?总之,不可吹求善知识的过失,这是参访的第一义。

你现在既还不能辨认,我不妨给你介绍一位。离此地不远的南方,不是胜乐国吗?胜乐国的妙峰山中,有一位德云比丘!你去参访修学,一定能满你的愿。

善财!去吧!这是半夜了,世间的一切,都昏昏的在黑暗中睡着,睡得像死去了一样。去吧!你该走你应走的路了!善财!我今天很欢喜,因为你将要与我一样,被人称美为永久的童年」!

善财听了,满心欢喜的流着热泪,礼别了文殊菩萨,开始他青年佛教的参访生涯。

2、老实念佛

青年佛教的参访者──善财,接受文殊菩萨的教诲,要去参访青年佛教,从实习中深入青年佛教的各部门,认识它的各个侧面。心里想,只要拿出不厌不倦的精神来,多多的去参访,不但可以满足自己的学程,就是佛教的真面目,也不难得一个圆满的了解。

善财这样想,所以听了文殊菩萨的指导,就立刻向胜乐国妙峰山来。妙峰山是频阇夜山的一环,在千山万壑的起伏中,耸立起信智和合的妙峰。妙峰山,其实是双峰,不过在双峰的高处,却合为一山。所以山腰以下,壁立的岩石左右相向,形成天然的山门。

「双峰接引尘劳侣,一道升登解脱门」,这到了青年佛教的山门了。善财在妙峰山中,到处去访问,总是不知德云比丘的下落。一直到第七日,在高山顶上会见了他,他正在缓步经行。

善财恭恭敬敬的过去,行了礼,申述自己的来意,末了说:「文殊菩萨介绍我来这里,亲近大师,望大师不吝慈悲,多多的开示我」!德云比丘照样的缓步经行,慢慢的说:「真难得!你能为了菩萨的大行,千山万水到这里来!我所知道的,只是我自己所实行的,就是信眼明净的普见念佛解脱门。所以我要对你说的,就是你要老实念佛」。

「哦」!善财口里答应,心里却有点希奇。「善财!你不要误会啦!念是内心的明记不忘,既不在数珠上,也不在口头上。像我这样的缓步经行,正念观察,便是念佛的榜样。念佛,目的在见佛,这需要有信心,有智慧。有了净信与明慧,才能在正念中明见佛陀的一切。

你知道吗?信心是诚挚而纯洁的,唯有澄净,才能明彻,明彻才能现见佛陀的一切。秽浊与动摇,智能是绝缘的,这你该是已经听见过的。有人说:「佛法大海,信为能入,智为能度」。这确实是至理名言。

我自从深入了信智和合的正念,就再也不忘记念佛,念念常见一切佛。诸佛的身相、神通,众会的庄严、佛光、佛寿,佛陀怎样的适应众生去成佛、说法,这形形色色的一切,都历历明见,如在眼前一样。我所知道的就是这样」。

那时,善财在德云比丘的背后,照样的缓步经行,在明净的正念中,作面见佛陀的体验。

沉寂了许久,善财又请问说:「大师!多谢你的开导!我想菩萨行该是无边的,不单是念佛一门吧」?

「我也没有那么说。一味念佛,那里就会成佛呢?不过,菩萨初发心学佛,常是动摇而不定的。要达到菩提心的坚固不退,唯有从忆念佛陀的伟大入手。凡是能明见佛陀的,他的信念一定是坚定的,必然的能勇往直前去行菩萨行。念佛是入佛的初门,我的本意是如此。

每一个大乘学者,都应该先从三学中去确立三原则,正信三宝,才能广行菩萨道。从净定中做到不离见佛,确树菩提大愿像我所说的,是第一课。此外,还要从明慧中去多闻正法,深入般若;从净戒中去入众无碍,养成入世的悲心。

你既然要普遍的深入,那么就请你穿起草鞋来,再向前参访去。南方的海门国,有一位智慧如海的海云比丘,可说是现代唯一的佛学大家。你向他请教,他一定能使你开发大乘的慧光,满足你的一切」。

善财听了这番宏论,加上内心的体证,真是感戴到极点。为了进一步的参访,这才礼别了德云比丘,又向南方前进。

3、佛教的名学者

海云比丘,在佛教中并不是生疏的。他献身学问,专心的深入法句(文字),在佛教思想的研究发挥上,成绩卓著,不愧为一代的名学者。

某天上午,善财来参访他。海云比丘开了窗明几净,面临大海的海藏楼,出来与善财相见。善财叙过了久仰德学,专诚参访的来意以后,接着说:「我是发了菩提心的,想深入一切智海。但觉得舍离了世间的生死,想不落小乘的蹊径,行菩提道,入如来地,这似乎颇不容易。关于这些,久仰大师是特有见地的,今天专诚参礼,请求多多的开示」!

海云比丘微笑说:「我也不过是蠡测之见;但愿意把自己的知见,贡献我佛教的青年。善财!你真的发了菩提心吗」

「是的!大师」

「好!培植深厚的善根,才能发悲智的大心。那我不妨把自己的学历告诉你」。

说着,把手向东一指说:「看哪!这是汪洋的大海。我在此海门国,十二年中不断的观察这大海,观察它的性质、形态、作用。善财!你会吗?」

善财惭愧的说:「学人愚昧得很,没有理会观海的奥义,望大师明白开示!」

「善财!大乘法确是深隐的。它不容许空谈,也不同情守文作解的经师。所以,它是比喻的、象征的、神秘的,它是一幅昼,一首诗。要理解它的真义,得拿出超脱的手眼来,从象征神秘的形式中,体会它平实的中道。」

「哦!那么大师莫非观察十二缘起的生死大海吗?」

海云比丘点头说:「对,善财!你是生有慧眼的。我深刻的观察世间相,观察它的甚深广大;从现实的世间,向无限的时空去观测,只觉得它渐深渐广,深广得不可说。这世间是丑恶的,但也有美善的妙宝。

世间海中有无量众生的意识流;业浪与爱水,形成色色不同的身相、寿命、族类,色色不同的意识形态。

属于世间的众生,住在世间:这其中也有伟大的君子、哲人、英雄。烦恼大云不断的流注业雨,弥漫了整个世间。这世间,不问它是什么,它确是无增无减的。我这样广泛的观察,理解世间是十二缘起的因果,叩开了缘起法海的大门。

后来,我作进一步的观察,世间还有比海更广大,更渊深,更特殊的吗?

那时,只见海底涌出一茎妙宝莲华来,华、茎、叶、台、须,一切都是妙宝的,弥覆了整个大海。天、龙、阿修罗(世主)他们,都恭敬的供养赞叹。莲华上坐着一位万德庄严的如来」。

善财合掌赞叹说:「善哉!善哉!太不可思议了!这又是什么意义?」

「这自然是大有道理的。缘起相海,是甚深难测的,但还有甚深更甚深,难测更难测的缘起空寂性呢!性空是缘起内在的实性,唯有彻底的深观缘起海,才能洞见它。你以为这是沉空滞寂吗?不是的,凡是能广观世间相的,没有不同情世间;深入缘起性空的,没有不齐死生、等染净。声闻行者不能广观缘起,却想深入,这自然是不堪潮流的冲荡,浅尝而沉没了。广观世间相而深入的,才能不舍世间,又不为世间所拘,开放出大乘的行华。

菩萨是不离世间的,却不属世间;这像莲华生长于淤泥中,却净洁得可爱。所以,只要多多的为众生着想,深深的体解性空,就不难从空出假,实行普贤的大行了。

表像菩萨净行的莲华,到底是怎样产生的」?善财说:「怕是海底本来就有的!」

「不!这是反缘起的邪见,莲华是如来无上善根所起的。如来是诸法的如义,通达性空如如,正见性空的如幻缘起,如梦如幻的清净业力,发生菩萨的行华。大行的净业,不能离开空慧,所以是无诤法门所庄严,无为法门所印定的。

为一切世界一切众生而行无边的大行,这就是莲华的遍覆世间大海了。不论从宗教的或者政治的观点去看,唯有这样的佛弟子,才能受世主们的敬信赞仰。等到菩萨的因华成熟,自然就成为万德庄严的佛果了。」

善财深切的理解说:「大师的深见,学人得益不浅!现实的世间,拘恋不得确也远离不得。不从缘起法海门中作深广的观察,不随波逐浪(凡夫),就是沉没(声闻)。就是想截流径渡,总不免有心无力。」

海云比丘说:「善财!还有啦!莲台上的如来,伸出右手来摩我的顶,给我说普眼解脱经。」

「善哉!善哉!彻见遍一切一味的性空,引发大乘的行果,佛陀的一切知见,都流入大师的心海而顶戴受持了!」

「是的!我确是深刻而详备的领解了。普眼经的妙用,可以约略说一点:普眼悟入的空性,是如来境界,与三世诸佛同一鼻孔出气。悟了这,在实行上能引发菩萨的大行;在理论上能阐明诸佛的妙法。它是遍入一切法门的,所以性空能总摄法门的一切。它能净化国土;能摧破外道的邪论;能叫一切众生得快乐;能照着众生所行的,看他们根性的好尚,适应他们,开示他们。

这普眼解脱门,简直是深广无边。我用了千二百年的时间,受持、读诵、忆念、观察,但也没有究尽。明白点说:在性空的见地上,圆摄一切,就是资以为生的事业,也不离佛法。总之,众生无边,众生的根性好尚无边,适应而融摄他们的佛法,自然也是无边。」

「哦!这不怕邪正杂乱吗?像中国的孔、墨、老、庄,印度的婆罗门,或者数论、胜论,如果佛法去适应它、融摄它,广大是广大了,可不免有点不纯粹」。

「善财!你所忧虑的是对的。但这是神化了的俗人所能了解的吗?这像小孩不肯吃药,把药和在糖果里一样。既然是适应根性的,自然要分别个根本与枝末,常轨与变例:自然要从形式的底里,把握它的真义。庸俗的佛教者,不但在中国那是多少儒道化的,印度是尤其神化。如能立足在悲慧的大本上,为实而行方便,那不但印度与中国,就是欧风、美雨,也未尝不光华灿烂,庄严着法界的一角」。

「这样,大师的佛法,是不限于佛说的了」。

「没有的事。什么是佛说?不违反佛教真义的一切微妙善语,无不是佛法。所以本人每天的工作,是把从佛领受来的无量法门,一一的深入它;凡是与某一法门相顺的,就把它摄取过来,加以分门别类的研究。不尽不实的,删修它,使成为明净的佛法。演绎引申它的真义,在适应根性的要求下,不断的推陈出新。

善财!我不但做这体会阐发的工作,并且每天为人演说,显示它的真义,使它发扬光大起来。常常与人辩论,成立佛法的正义。因此,世间众生来我这里问法的,我都能适应他,引导他深入普眼法门「善财!你今天来了,该不会空费草鞋钱吗」!

「大师的开示,我是依教奉行的。不离见佛与多闻正法,我总算明白了。但关于入众无碍,还请你慈悲开示」!

海云比丘摆手说:「不行!我只能宣说我所了解的。入众,这实在是个难题,让我想想看。有了,离此地六十由旬的南方海岸国,善住比丘在那边弘法,他倒是难入而能入的。请吧!你还是向他参访去」!

善财站起来告辞,海云比丘一直送下楼来,目送这位青年参访者的向前迈进。

4、入众无碍

善财走了约合千二百华里的远道,才到了海岸国。在路上,专心忆念海云大师的开示,作普遍而深刻的体察。起初,打听海岸国的路向,一般人都说不知道。好容易问着一位青年,才知海岸国就是楞伽(难往难入)道头,是海舶来往愣伽的渡头。

楞伽,是现在的锡兰。在当时,远隔风涛万顷的海洋,说它难往难入,倒也并非过甚其辞。自从善住比丘到这里来弘扬大法,引导众生渡过深广莫测的苦海,同登彼岸。大众感戴他的恩德,特地改名为海岸国。这是新近的事,难怪老前辈有些茫然了。

善财到了海岸国,逢人便问善住比丘的住处,大家都说:「大师是无所住的」。善财想:大概善住大师是没有固定住址的,「水边林下,随遇而安」。一天晚上,空中忽然光明普照。善财抬头一看,只见一位仪态万方的比丘,在虚空中来往经行。多少天、龙、夜叉们,围绕他,供养赞叹他。这不是善住比丘是谁?

善财一眼看透了善住境界,不觉欢喜合掌的赞叹:「善哉!善哉!佛子是应该住于无住的,这真是菩萨清凉月,常游毕竟空了」!

他又向善住比丘说:「大师!我是善财,我是发了菩提心而想进修菩萨行的。海云大师叫我来这里,敬请大师的慈训。大师!菩萨要怎样,才能不离三宝?不离大愿久行去利济众生?像净化世界,圆见佛陀,不住生死而愿意为众生受生死,这要怎样才能做到」?

善住比丘在空中,望着善财说:「是的,你是善财。你不是窥见了善住境界吗?可惜你只得一半,不然你的疑问是多余了。你看我!三千威仪,八万细行,一语一默,一动一静,一来一去,一行一止,什么都如法如律。你该知道,唯有清净律仪,才能与大众无碍相处,教化利济他们」。

善财说:「那么,大师!声闻行者的戒律,该是入众无碍的不二门了」。

「这倒也不见得。他们只是拘泥小节,不能体大思精,不能深入缘起的空性,所以触处成碍。他们的大众无碍,只限于出家僧团,不能与一切众生打成一片。不能适应时空的演变,不能下顺众生,是一碍。不能心无所住,不是着在涅盘上,就是在违顺忧喜中过活,不能上契正法,又是一碍。

障碍重重,那里说得上清净无碍?你看我,来往经行,一切都不离性空。你没听说过吗?以无所得,得无所碍。我在律仪门中彻见性空,所以得到了究竟无碍解脱门。不但洞见性空,于心无碍;更能知一切众生,与一切众生无碍。无碍的慧光,能知一切众生的心行;知他们的死生;知他们过去的经历,未来的前途,现在的事业;知他们的语言差别;知他们的根性。我能无碍的知道他,所以能无碍的适应他。应答辨的答辨,应教化的教化,应到那里去的就去那里,从没有不合时机的。应作的就作,应止的就止,做到自他无碍,佛法常住,这不是无住中住立一切吗?

做到从心所欲的恰好,这不是神通妙用吗?菩萨在无可住中安身立命,发生无作神通。神通是般若的妙用天然,来去出入,无不是神通妙用。我有了无作神通,所以念念不离虚空。

在自利方面,到一切世界去供佛听法。在利他方面,一切众生来见我的,我都使他们住在这无碍解脱门中,决定成佛。你不要以为困难,因为我能见他们的优胜与劣点,苦痛与快乐;我就先参加到他们里面去,形式上与他们同化。这样的走入大众中去,结果是他们受我的感化,反而同我一样了。我只能知道这无碍法门,上顺诸佛的正法,下顺众生的机感。

至于大菩萨们的大悲戒,波罗蜜戒等,非我所知,我怎么能说?你还是另访高明吧!达里鼻茶国的弥伽先生,是我的好友,你去看看他的作风看」!空中的光明,忽然消逝,善住比丘也不知所在了。

善财静立了许久,不得已又要前进了。

5、语言学者

达里鼻茶国,是达里鼻茶民族组成的。在善财南参时,正值国力隆盛的时代,文化经济都有长足的进步。特别是首都自在城,富乐繁荣到极点。为了政治经济等原因,不同种族的人,都到自在城来。南印的语言,本来复杂得很;在当时,梵语还不大流行。所以彼此相见,常常弄得面红耳赤,互不相知。

善住比丘介绍的弥伽先生,便是适应时代的一位语言学者。他懂得天语(梵语)、鬼语(上座部就是用这种语言的)等一切族类的语言,在自在城里教授语言学。他是以梵语为本而综贯一切方言的,所以他不用梵文学者的摩多体文,唱道四十二字母的字轮。他在语言的传授中,表扬大乘佛教。他的语言学社,在市中心区,附设在一家市肆的后进。他按时讲解,不收学费,来学的着实不少。

善财离了海岸国,一直到达里鼻茶来,访问到附设语言学社的市肆中。弥伽先生正在讲座上宣讲,善财就杂在大众中听。临了,上前去礼足,简单的报告了学历,就提出些问题来。问题中,除了平等清净菩提心的保持,不感劳厌的大悲力的生长而外,特别侧重在一切法的总持上。简单说,菩萨要到世间去教化众生,那就不能不注意──破除自己的愚痴僻见,无碍辩才,记忆力,一切族类的语言,决了诸法的实义等问题。

弥伽先生听善财说是发了菩提心的,就立刻站起来,离开讲座,五体投地的向善财敬礼,把名贵的香华,散在善财的身上,并且一迭连声的称赞他。善财见他如此,连忙还礼。

首页12尾页

本文链接:华严经注释是什么

上一篇:华严经地位高吗

下一篇:华严经怎样共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