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严经全文网

您的位置:首页 > 华严经译文

大方广佛华严经译文(卷三十六)

发布时间:2019-03-20 19:58:31编辑:杨佳乐阅读次数:


第五地中诸法行相,唯愿佛子广为宣说。

这时,金刚藏菩萨告诉解脱月菩萨说:“佛子啊!菩萨摩诃萨修行圆满第四地时,想要进人第五难胜地,应当趣人十种平等清净心。是哪十种呢?一,对于过去佛法的平等清净心;二,对于未来佛法的平等清净心;三,对于现在佛法的平等清净心;四,戒的平等清净心;五,心的平等清净心;六,去除见地疑悔的平等清净心;七,道与非道智的平等清净心;八,修行智见的平等清净心;九,对于一切菩提分法最上观察的平等清净心;十,教化一切众生的平等清净心。菩萨摩诃萨用这十种平等清净心,得以进人菩萨第五地。

“佛子啊!菩萨摩诃萨安住第五地以后,因为善于修习菩提分法,因为善于清净深心,因为转求更上殊胜道,因为随顺真如,因为护持愿力,慈悯一切众生从不舍弃,因为积集福德、因为有智慧等辅助修习菩萨道的善法,因为精进修习从不休息,因为出生善巧方便,因为观察照明五地以上各种胜地境界,因为接受如来的护持忆念,因为正念的智慧力量总持,所以得证不退转心。

“佛子啊!这位菩萨摩诃萨如实知道这是苦圣谛、这是苦集圣谛、这是苦灭圣谛、这是苦灭道圣谛,清楚了知凡夫所见的世间俗谛,清楚了知圣者所见的实相第一义谛,清楚了知法相的谛义,清楚了知所有世间的差别谛义,清楚了知世间的成立谛义,清楚了知一切事件的谛义,清楚了知生的谛义,清楚了知穷尽无生的谛义,清楚了知证人佛道的智慧谛义,清楚了知一切菩萨境地次第成就的谛义,乃至于清楚了知如来智慧成就的谛义。

“这位菩萨随顺众生心之所乐,为了使众生欢喜,所以了知世间俗谛;又因为能够通达唯一的实相,所以了知第一义谛;又因为能够觉悟诸法自有的自相与其他共通的共相,所以了知法相谛义;又因为能够了解诸法各种分别阶位的差别,所以了知差别的谛义;又因为善于分别五蕴、十八界、十二处,所以了知成立的谛义;又因为能够察觉身心的苦恼,所以了知事件的谛义;又因为能够觉察六道诸趣相续不断,所以了知生的谛义;又因为已经完全灭除一切的热恼,所以了知穷尽无生智慧的谛义;又因为出生无二的境界,所以了知趣入真理智慧的谛义;又因为正确觉了一切的行相,所以了知一切菩萨境地次第相续成就的谛义,乃至于了知如来智慧成就的谛义。但是他只是用信解所产生的智慧力来了知这一切谛义,并不是用诸佛的究竟智慧力来了知。

“佛子啊!这位菩萨诃萨证得以上种种的谛义智之后,如实了知一切有为法都是虚妄不实,只会迷惑众生。这时,菩萨对众生更心生大悲,慈悯心也更光明。佛子啊!这位菩萨摩诃萨得到如此的智慧力后,仍不舍弃众生,并且常求佛陀的智慧,如实观察一切有为法的前际与后际。他了知从前际的无明、有、爱,能起生死流转之苦,使意识不能脱出五蕴身宅,以致越发聚集种种痛苦。菩萨如实观察思惟之后,了知无我、无寿者、无养育者,也没有在六道中轮回不息的本体,于是远离我和我所的执着。就如同前际,后际也是如此,都是空无所有。他断尽出离所有的虚妄、贪着,如实了知若有若无的虚妄境界。

“佛子啊!这位菩萨摩诃萨又这样想:‘这些凡夫是如此的愚痴而没有智慧,实在十分可怜。他们有无数的身体,过去世灭了,现在世也要灭,未来世还要灭,如此无尽的生生灭灭,还不厌离这个肉身,反而更增长各种烦恼苦事,随着生死流转不能还返;不求出离五蕴苦宅,不知忧畏地、水、火、风这些宛如毒蛇的四大,不能拔出各种傲慢的见地毒箭,不能熄灭贪、嗔、痴的烦恼火,不能破坏无明的黑暗,不能干竭爱欲的大海,不求具足十力的大圣导师;反而进入宛如密林般的恶魔知见,沉沦生死大海,被邪知邪见的波涛所漂溺。’

“佛子啊!这位菩萨摩诃萨又这样想:‘这些众生受如此的种种痛苦,被孤独穷困所逼迫,无人救济,无所依怙,没有居住的洲渚,也没有安身的房舍;他们宛如盲者,却没有引导的人,无明像眼翳般地盖住眼睛,使他们被重重的黑暗所缠裹。我今天应当为这些众生,修行福德、智慧等有助于佛道的善法。我就独自一人勇猛发心,不求有共同的伴侣,希望以如此的功德,能使所有众生得到毕竟的清净,乃至于获得如来十力、无碍智慧。’

“佛子啊!这位菩萨摩诃萨用以上的智慧,观察所修的善根。这都是为了救护众生、利益众生、安乐众生、哀悯众生、成就众生、解脱众生、摄受众生,使众生远离种种苦恼,使众生普遍清净,使众生完全调伏,使众生进入解脱生死的涅槃境界。

“佛子啊!菩萨摩诃萨安住在这个第五难胜地,可称为念者,因为他能总持不忘诸法;或称为智者,因为他能清楚明白了知;或称为有趣者,因为他能了知经典的意趣与经中义理的次第关系;或称为惭愧者,因为他能维护自己不做恶业,也能使他人不做恶业;或称为坚固者,因为他能不舍清净戒行;或称为觉者,因为他能观察是善处所或不是善处所;或称为随智者,因为他能不随其他的非智;或称为随慧者,因为他善知合于义理无不合于义理的差别语句;或称为神通者,因为他善于修习禅定;或称为方便善巧者,因为他随顺世间之法;或称为无厌足者,因为他善于聚集福德;或称为不休息者,因为他追求智慧恒常不断;或称为不疲倦者,因为他聚集大慈大悲;或称为为他勤修者,因为他想使一切众生进入涅槃;或称为勤求不懈者,因为他勤求如来的十力、四无畏、十八不共法;或称为发意能行者,因为他成就庄严佛土;或称为勤修种种善业者,因为他具足相好;或称为常勤修习者,因为他勤求庄严的佛身、语、意;或称为大尊重恭敬法者,因为他在一切菩萨法师之处,如其所教而修行;或称为心无障碍者,因为他以大方便常行世间;或称为日夜远离余心者,因为他恒常乐于教化一切众生。

“佛子啊!菩萨摩诃萨如此精勤修行时,用布施教化众生,用爱语、利行、同事教化众生,示现色身教化众生,演说种种法教化众生,闲示菩萨行教化众生,显示如来大威力教化众生,示现生死过患教化众生,称赞如来的智慧利益教化众生,示现大神通力教化众生,用种种方便行教化众生。佛子啊!这位菩萨摩诃萨能如此勤于方便教化众生,心念恒常相续不断,而趣入佛的智慧;所作的善根也从不退转,恒常精勤修习殊胜的行法。

“佛子啊!这位菩萨摩诃萨为了利益众生,所有世间的技艺无不加以学习,也就是文字、算数、图书、印玺。对于地、水、火、风种种诸论,也无不通达。又精通医药,善于治疗种种疾病,癫狂、身干体消、被鬼魅所缠、被蛊毒所害,都能完全断除。又擅长文笔、赞咏、歌舞、戏笑、谈说。又熟悉建筑园艺,对于布置国城、村邑、宫宅、园苑、泉流、陂池、草树、花药,都做得恰到好处。他又知道金、象、摩尼、真珠、琉璃、螺贝、璧玉、珊瑚等宝藏的出处,并且让人善加开采。他又善终观察日月、星宿、鸟鸣、地震、夜梦吉凶、身相好坏等,没有一处错谬。他执持戒律入于禅定,具足大神通力与四无量心,又具足空无边处、识无边处、无所有处、非想非非想处等四无色处,以及具足其余一切世间之事;不管是世间法或出世间法,只要不会损恼众生,能够利益众生的,他都完全开示,使他们能够渐渐安住于无上佛法。

“佛子啊!菩萨安住在这个难胜地时,因为过去发起的愿力,使他得以见到很多位佛。也就是见到数百位佛,见到数千位佛,见到数百千位佛,乃至于见到数百千亿那由他位佛。他都恭敬尊重地承事供养,不管是衣服、饮食、卧具、汤药,一切资养生息的物品,都完全供奉布施,也供养一切僧众,并将这些善根回向无上正等正觉。他恭敬地听闻佛陀说法,听闻之后更信受奉持,随着自身的能力修行。在蒙受诸佛法益之后,他更舍俗出家;出家之后,又再继续闻法,因此能得到陀罗尼,成为闻持法师。他安住在此地时,经过百劫,经过千劫,乃至于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,所有的善根都转变得更加明净。

“佛子啊!就譬如砗磲能将真金磨得更加晶莹,更加明净一般。此地菩萨的所有善根也是如此,用方便智慧思惟观察,可以使善根变得更加明净。

“佛子啊!菩萨安住在这个难胜地,用方便智慧所成就的功德,是下地菩萨的善根所不能及的。佛子啊!说像日、月、星宿,以及宫殿的光明,完全是受风力所支持,才不会沮坏,其他的风力也不能倾动。此地菩萨的所有善根,因为是用方便智慧随着境界逐次观察,因此不会沮坏,更不是一切声闻、独觉以及世间的善根所能倾动。这位菩萨在十波罗蜜中,多修禅波罗蜜;其余的波罗蜜并非不修,只是随力着心、随着因缘而修习。

“佛子啊!这是简略地说明菩萨摩诃萨的第五地——难胜地。

“菩萨安住在此地,多作欲界四天的兜率陀天王,能够自在地度化众生,降伏一切邪见外道,能使众生安住于真实谛义。他实践布施、爱语、利行、同事,如此一切种种所作之事,都不离念佛、不离念法、不离念僧,乃至于不离念具足一切种智、一切智智。他又这样想:‘我应当于众生中为首、为胜、为殊胜、为妙、为微妙、为上、为无上,乃至于为一切智智所依止者。’

“这位菩萨如果发心精进,能在一念之间得到千亿种三昧,见到千亿位佛陀,知道千亿位佛陀的神通力,能够震动千亿的诸佛世界,乃至于示现千亿的化身,而每一个化身都有千亿的菩萨作为眷属。如果菩萨能用殊胜的愿力自在示现,更是超过这个数目,即使用百劫、千劫乃至百千亿那由他劫的时间来计数,也不能尽知。”

这时,金刚藏菩萨摩诃萨想要复述刚才所讲的义理,就宣说以下的偈颂:

菩萨四地已善清净,思惟三世诸佛平等,

戒心除疑道无非道,如是观察进入五地。

本文链接:大方广佛华严经译文(卷三十六)

上一篇:大方广佛华严经译文(卷三十五)

下一篇:大方广佛华严经译文(卷三十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