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严经全文网

您的位置:首页 > 佛学知识

度母崇拜在文学艺术中的反映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09:36:15编辑:阅读次数:

华严经华严经全文华严经读诵

  无论在印度还是在西藏,关于度母的神通灵迹,都曾经或正在以民间文学的形式广泛流传。在这些民间故事中,当人们遇到残暴的魔怪、盗贼、仇敌,凶恶的狮、象、蛇,陷入险恶的火灾、海难、兵祸等一切灾难之时,只要一呼度母的名号或念动度母的真言,仁慈的度母就会赶来,搭救正在苦难中熬煎的求救者。例如下面的故事

  从前有个男人。一天,他的仇人在夜色的掩护下,一把火点燃了他的房子。房中只有一个弱小的女孩。当大火烧到她面前时,无助的女孩高声呼唤着度母的名字,向她求救。瞬息之间,她便看到一位绿衣女子立于熊熊烈火之上,接着倾盆大雨自天而落,大火很快熄灭了。

  从前有个大富商,带领满载珠宝的500匹马、1,000头骆驼组成的商队行进在荒野中。突然,一群足有上千人的强盗蜂拥上来抢他的珠宝,想要杀害他。这伙盗匪曾杀死许多商人,所到之处,经常是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他们还残忍地把尸体钉到树上,割下人肉吃掉。那名富商吓得魂飞魄散,大声向度母呼救。忽然间,奇迹出现了。无数士兵执剑持棒,从天而降,将盗贼打得落花流水。

  在西藏,藏戏班经常云游四方,表演有关度母神迹的本土故事。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在西藏中部地区上演的面具剧《曩萨·敖本传》。该剧描写了度母的一位虔信者囊萨·敖本的磨难经历,而度母总是在紧要关头出现扭转局面。这一剧目在露天演出,往往要连演数日。每当该剧上演时,万人空巷,观者如堵。演员载歌载舞,不时插入即兴的插科打诨,而观众则是既热情又喧闹。故事的主要情节由一位述者叙述。与此同时,相关的角色出场演唱自己的歌词并辅以动作造型,还有鼓钹伴奏。下面介绍一下囊萨·敖本诞生的剧情。

  在西藏中部的卫藏地区有一户普通的信奉佛教的人家,男主人名贡赞·德钦,他的妻子叫娘察·塞庄。老夫妻无儿无女,每每吟诵度母的赞歌,日夜不停,却并不奢望从中谋取什么好处。

  一天晚上,在他们背诵了十万次度母真言之后,妻子凭借这一功德之力,做了一个极其神奇的梦。她向丈夫讲述了梦境中的种种神妙迹象,并请夫君告诉自己梦境预示着什么。

\

【贡赞·德钦】

   我往生往世和今生今世的面容美丽的妻啊!

   我的夫人娘察·塞庄,请听我言。

   虽然确实会有错乱的梦境,

   这个梦却是对未来的预言。

   那从位于圣度母心中的字Tay放射出、

   又在你心中央消散了的光芒,

   是一个迹象,表明身为三世一切佛之活力的      度母的祝福驻于你心中。

   你体内生长的一枝莲花,

   又是一个迹象,说明这枝花将会生长为一切荼吉女[8]之佼佼。

   一群蜜蜂从四面八方飞聚到那里,

   以及它们发现了富有花蜜的宝藏,

   又都是迹象,说明她将要利益众生。

   一切众生,无论洁与非洁,她都会

   以身、语、心来善待。

\

   虽然在我们年轻时,当我们牙齿雪白时,我们没有儿子,

   但是在我们年老时,当我们头发雪白时,我们会有个女儿。

   而当她降生时,她肯定会胜似儿子。

   因此让我们向各方神明致敬吧!

   娘察·塞庄啊!这个梦极妙,

   你要心里高兴,娘察·塞庄![9]

  于是他们多次上向佛、法、僧三宝供奉,下向那些命运悲惨的人施舍;向僧伽致敬。借此力量,一个可爱而又不凡的女儿降生了。

  严格说来,上述民间故事与戏剧并无多高的艺术水平和多大的文学价值,它们不过是大力宣扬了度母的神通及崇奉度母的效用,热烈讴歌了度母信徒的虔诚,当然也传授了敬奉度母的方法。总而言之,皆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。然而不容忽视的是,这种为广大无甚文化的底层民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文学形式,在悠长的岁月当中,为度母崇拜的深入人心,使之成为西藏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起到过无法替代的作用。

  在虔信度母的文学作品中,也不乏一些文人墨客和佛教学者的诗作。下述五世达赖喇嘛阿旺·罗桑嘉措的颂诗就是这一类作品的代表。

   在一朵盛开的娇嫩莲花的中央,

   在位于花蕊中心的月轮之上,

   那女神的身姿妙不可言,令人神往,

   一切征服者之母啊!在那里我将祷词献上!

   一万轮太阳环绕着你的灿烂光芒,

   它闪耀在层叠的无数颗绿宝石上方。

   你的笑颜就是对众生的最高褒奖,

   它赐福众生,使他们勇气增长。

   你那长长的秀目,延伸得似一弯彩虹,

   它伸展着,将浓浓爱意洒到众生身上。

   在一片美妙无比的青莲丛中,

   你的眉之藤蔓,婆娑起舞,仪态万方。

   你那缕缕青丝,乌黑得宛若一群蜜蜂,

   结成根根柔美的发辫,垂在腰际荡漾。

   你轻启朱唇,微露笑靥,

   仿佛在对你那40粒整齐的皓齿表示赞赏。

   你那呈施恩势的右手,

   救度众生出离八大苦难的海洋。

   你左手的纤纤玉指所持的一簇莲花,

   在你的耳畔摇曳生姿,却因盛开的花朵,低下脸庞。[10]

  在这首诗中,诗人用堆砌的华丽辞藻,不仅仅表达了信徒对于神明的虔诚、热烈的崇拜之情。从他对度母容貌的细致入微的描写,对其美妙身姿和笑靥以及秀目、乌发、朱唇、皓齿、玉手等由衷的赞叹、深情的描绘中,无不隐隐传递出一种绵绵的情意,仿佛是在对他心仪的恋人倾诉衷曲。这似乎与印度虔诚派文学的传统一脉相承。

  还有一些文人创作的诗歌,一扫靡丽之风,以民谣般的纯朴声音唱出真挚的情感。例如朗赞·坦培·杰岑所作的《向度母苦泣》一诗。(节选)

   从心骨深处我恳求你,

    (三宝作证这不仅仅是出自口的语言)

   请对我稍加考虑,现出你的笑脸,

   可爱的神啊!让我品尝你声音之美酒的甘甜!

   大大小小的喇嘛都愚弄我们,玩弄着教义的谎言,

   口口声声诸法无常,讲道却是为了金钱。

   他们自称懂这懂那,实际上是一窍不通,

   却又因执着于八世法[11]而无比傲慢。

   但是由于在这万恶的时代,无事令我留恋,

   你就是我首要的喇嘛。

   赐予我力量吧!爱之本源!

   展现出你的慈悲力量,请将我挂牵!

   假若我去寻求庇护,任何佛都不会将我欺骗,

   然而目睹着这万恶时代的一切罪恶勾当,

   大部分佛已寂灭入涅槃。

   有些可能尚存慈悲之心,可他们又有何术回天?

   但是由于我没有护佑我的其他神仙,

   你就是我首要的保护神。

   赐予我神奇的成就吧!爱之本源!

   展现出你的慈悲力量,请将我挂牵!

   护法者并未显示他们的威力,

   他们蔑视那些吁请者,不去行使职权。

   确实,有些世俗精神,以凶残为荣是其特点,

   虽可奏效于一时,却最终将你抛诸一边。

   但是由于我不奢望别的护法者能为我排忧解难,

   你就是我首要的护法者。

   恪尽你的职守吧!爱之本源!

   展现出你的慈悲力量,请将我挂牵!

   财富的名称即等同于它的内涵(即“谬误”)[12],

   它产生烦恼与尘世相连。

   当死亡来临时,除非你有真正的财富,

   令你眼热的珍宝难道能让你带走什么,哪怕是芝麻粒一点?

   但是由于对虚幻的财富我并不贪恋,

   你就是我首要的财富。

   满足我的愿望吧!爱之本源!

   展现出你的慈悲力量,请将我挂牵!

   人不能相信不忠之友,哪怕仅仅一天,

   他们假装与你亲密无间,

   内心却始终与你作对:

   愿意时是朋友,不愿意时就如同仇敌一般。

   但是由于对卑鄙的朋友我并不留恋,

   你就是我首要的朋友。

   请靠近我,爱之本源!

   展现出你的慈悲力量,请将我挂牵!

   你就是我的喇嘛,我的保护神,我的护法者,

   我的避难所,我的居所,我的财富,我的朋友,我的随员。

   既然你就是我的一切,

   也请让我轻而易举地一切遂愿![13]

  在此诗中,愤世嫉俗的诗人将批判的锋芒扫向了广阔的领域:上至贪婪虚伪、欺诈成性的大小喇嘛,难以信赖的诸神佛,凶残而又失职的众国王(护法者),下至背信弃义的所谓朋友们以及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虚幻的财富,在他犀利的笔锋下,一一遭到鞭挞、唾弃。该诗较为全面地展示了丑恶的社会现实,深刻地反映了人情冷暖、世态炎凉,真实地表达了作者的悲愤与无奈之情。结论是只能去慈悲的度母那里寻求解脱之路——一种精神上的慰藉,同时也宣扬了一种诚挚热烈的宗教情绪。

本文链接:度母崇拜在文学艺术中的反映

上一篇:学佛以来违缘不断是什么原因

下一篇:学佛入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