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严经全文网
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宝积经

第三卷 大宝积经全文

发布时间:2019-06-26 12:34:59编辑:菩提流志 译阅读次数:

华严经华严经全文华严经读诵

第三卷 大宝积经全文

三律仪会第一之三

尔时,尊者摩诃迦葉白佛言:“甚奇!世尊,如是人等,闻此等经不生厌离。”

佛告大迦葉言:“若有众生成就四法,闻说此经不生厌离。云何为四?多放逸故不能深信,业异熟故亦不深信,大地狱故不能审信,我当死故。若人成就如是四法,不生厌离。

“迦葉,复有众生成就四法,不生厌离。何等为四?年盛壮时自恃强力,耽著欲乐,贪嗜诸酒,不能了知明思惟观。若人成就如是四法,不生厌离。

“迦葉,若有比丘成就四法,谤佛菩提。何等为四?本造恶业已成就故,毁坏正法;如是比丘不自发露不善异熟诸恶业故;于比丘尼行秽欲故;彼有和尚或阿阇梨,多人所敬谤佛菩提,如是弟子随学于师亦生诽谤,是寡闻者,由嫉妒故谤毁诸佛。比丘成就如是四法,谤佛菩提。

“迦葉,若有一法,得成沙门及婆罗门。何者为一?于一切法心无所住。如是一法,得成沙门及婆罗门。譬如有人堕高山顶,谓无大地、树木、丛林,唯起空想,出入息断。

“迦葉,著诸法者亦复如是。若执眼想及以眼相,执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想乃至意相,若执色受想、行识想,执净持戒、多闻、惭愧、经行、往来得菩提想,如此等法皆悉非作沙门、婆罗门。若起想者则为所害。为谁所害?谓贪、瞋、痴。若执眼相,由著可爱、不可爱色相故,为眼所害;如是执著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相,乃至由著可爱、不可爱法相故,乃至为意所害。若被害者,则于地狱、畜生、饿鬼、人、天界中,极为所害。何缘被害?由想执著。何名想著?谓执我想及我所想、女想、男想、地水火风想、骨想、坏想、青瘀想、血涂想、色变想、离散想、胜解脱想。彼有少分得胜解脱想,此有少分不得胜解脱想,有无量种宿住随念现证作想,我随念想,异于过去,异于现在,我是过去,我是现在,于诸法中起想执著乃至涅槃想、我得涅槃想。迦葉,以要言之,诸执著者处处起想,乃至于空性中起一切想,皆悉非作沙门、婆罗门法,非沙门行,非婆罗门行。

“迦葉,如来说言沙门、婆罗门法者,譬如虚空及以大地。何以故?虚空之法,终不念言‘我是虚空’。如是,迦葉,沙门、婆罗门者,终不自谓‘我是沙门,是婆罗门’。是故诸法亦不自谓是作沙门、婆罗门法。沙门法者,不作不除,是为沙门及婆罗门。

“迦葉,譬如有人于夜闇中,掉弄手臂,摇动面目,作如是言:‘我弄世间!我弄世间!’于意云何?彼为弄谁?”

迦葉白言:“世尊,是人自弄。何以故?于中无人为可弄故。”

佛告大迦葉言:“如是,如是。若有比丘至阿兰若,或至树下、空室、露处,作如是想:‘眼是无常,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悉是无常。’复作思惟:‘色是无常,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亦悉无常。’作是思惟:‘我趣涅槃。’如是等类为自劬劳,非沙门行。何以故?以有若干诸邪执故。知眼相已,为灭眼故勤劳修习;如是能知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相已,乃至为灭意故勤修习之。若于三处了知信受,则于三处而生分别。若于诸见起分别者,云何能得心一境性?

“迦葉,甚深菩提难入难趣,难具资粮。心一境性者,为以几何名心一境性?周遍推求,乃至一法亦不可得。所谓于眼不可得实,于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亦不得实,于一切法皆不得实。何以故?本性如是。心性不生,一切诸法无实可得,是故彼心不可得也。若过去、未来、现在无所得故,无所作故,是谓无所作。何名无所作?若新若故俱不可作,名无所作。是中过去心不解脱,现在心不解脱,未来心不解脱。随所有心无所得者,是为心一境性,此即名入心之数也。

“迦葉,未来当有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,执著眼等说为灭坏,于诸蕴中起于物想。如来说蕴犹如于梦,然彼说言梦为实有,由世间中说有是梦。‘若无梦者,我等不应有梦想事。以有表示,是故我等于其眠梦起于梦想。如是,如是,蕴有所因故说如梦。若无蕴者,不应说蕴犹如于梦。’彼诸愚夫谓梦为实,闻是等经便生诽谤。于中当有比丘尼等,于施主家妄称我是阿罗汉果,或依浅智说现证得。若优婆塞、优婆夷等,闻经律颂说我现证。

“迦葉,当于尔时,若有比丘,或二十年、三十年中,常乐居止阿兰若处精勤修习,为佛法故来诣初信一日优婆塞边,唯以空言互相唱说,言:‘空空故,我已遍知!我已遍知!’或有比丘,闻是经等相向谈说。有人闻之便生怖畏,复作是言:‘若诸在家、出家人等,不应亲近,应当远离此非教师。何以故?彼等所知不相亲附。’复有宣说甚深法者,为诸在家、出家人等,弃舍轻贱。何以故?我今宣说胜妙梵行,尚少知者,况未来世乃至最少知者,亦皆灭没!当尔之世,说法比丘千人之中,能如实解信入法者,一亦难有;乃至二千亦复如是。于中或有余比丘等,下至不能暂发言词,况能解了?

“迦葉,当于尔时,在家、出家共轻此教。若有比丘发勤精进,为灭不善生善法故,初夜、后夜减省睡眠,精进修学;则为他人讥嫌弃舍,或断命根。如是等经即当毁灭,住法比丘亦皆灭尽。于中智者深胜无染解了之者,应当尊重深心恭敬,共集会已住阿兰若。”

尔时,世尊而说颂曰:

“我所说善法, 第一义相应,

言蕴无坚实, 应观察如梦。

尔时诸比丘, 斗诤心纷扰,

无礼别尊卑, 唯有空名相。

比丘所发言, 俗亦如是说,

如斯之教法, 道俗语皆同。

比丘谓俗言: 汝解法希有!

是谓佛菩提, 已发初地果。

彼心谓见法, 亲近在家人,

数奉施比丘, 与其最上供。

如斯比丘说, 无异语皆真,

与彼共相亲, 言我能见法。

生于彼时者, 为施故出家,

不住正法中, 毁坏菩提道。

我示汝道者, 近我勿亲余,

不久汝得之, 还如我所得。

此最寂静位, 共汝相向言,

和合大众中, 毁坏我教法。

犹如劫村贼, 性怀凶险心,

破坏诸国城, 及以大聚落。

比丘亦如是, 无智多愚痴,

少慧起诸非, 著命数取趣。

离我所说教, 依止诸见心,

说是罗汉人, 尽怀增上慢。

于大和合会, 诸比丘众前,

说已慧名闻, 于中一难得。

或时有比丘, 安住如实者,

被说恶名闻, 言非佛弟子。

法王大菩提, 于时被诽谤,

天众怀忧戚, 相向数悲啼。

对彼信心天, 身自投于地,

观斯释师子, 无上法轮摧。

嗟叹佛如来, 快哉所说法,

奇特福田僧, 佛之所爱子。

我等不复闻, 法王之所说,

牟尼今灭度, 无觉抱迷心。

地居天次后, 出于大音声,

唱令告诸天, 法炬今将灭。

汝等得闻佛, 不亲近如来,

勿致后天龙, 而当怀悔恨。

经于无数劫, 为自及为他,

遍受于众苦, 尔乃方成佛。

此是诸世尊, 为诸众生类,

所说善法门, 今皆当隐没。

矫乱人兴世, 可畏造诸非,

魔使及恶魔, 恣情恶言说。

谄诈多痴钝, 诳惑劣愚夫,

若瞋与不瞋, 毁师及胜教。

闻地天声已, 上天皆惨然,

人及四王天, 悉亦怀忧恼。

夜叉众来集, 阿吒筏底城,

皆发可畏声, 满面流悲泪。

天居众宝饰, 城郭妙庄严,

皆悉失光晖, 犹如于聚土。

国城非似本, 堪生爱乐心,

今见宝严城, 须臾不可乐!

诸天同诣彼, 善逝本生国,

躄踊而号啕, 转增大悲苦。

我从天降地, 往诣诸国城,

真法尽沉沦, 遍观皆不见。

下至阎浮境, 见法大崩摧,

逼恼诸出家, 发声大号哭。

胜城七日内, 处处失光晖,

天亦七日中, 数非数啼泣。

呜呼大雄健, 昔曾亲面奉,

何期今不见, 言说亦成空。

曾住舍卫城, 来已皆恭敬,

于其地界内, 数悲而数啼。

见佛所坐林, 言佛曾于此,

转四谛法轮, 我等亲闻听。

世间还黑闇, 更互不相尊,

己造诸罪因, 往生三恶趣。

天众多宫殿, 今者悉空虚,

赡部诸众生, 无主无救护。

言佛经行处, 毁坏悉荒芜,

法王已涅槃, 世间不可乐。

三十三天主, 帝释立其中,

苦恼发忧愁, 高声大悲恸。

诸忉利天等, 举手共哀号,

适闻园苑中, 其次便驰走。

是等诸天众, 恒叹佛如来,

自嗟离世尊, 曾为说法者。

不能食甘露, 亦绝歌乐声,

如是等诸天, 心忧经六月。

阿修罗闻说, 教法空无主,

于是即相呼, 兴师伐忉利。

赡部诸王等, 毁坏佛制多,

当于尔时中, 天与修罗战。

多有诸比丘, 及多比丘尼,

生诸恶趣中, 备受众苦毒。

在家犯诸罪, 近事坏尸罗,

互相扬恶名, 以之生苦趣。

女人行不善, 皆亦入三塗,

如是事兴时, 世间不安静。

或时行聚落, 或投窜山林,

人众以波逃, 寿命便夭促。

多有贼盗起, 亦复有饥荒,

苗稼不时登, 蝗虫起灾暴。

若于饥馑世, 人有寿命终,

便生饿鬼中, 具受多辛苦。

所有施塔庙, 及与四方僧,

尔时诸比丘, 悉共分张取。

于我灭度后, 如是众苦兴,

应速发精勤, 勿复更回顾。

诸有愚夫类, 而无智慧人,

愚夫业已成, 速生诸恶趣。

应乐读诵说, 智慧从此生,

人修智慧心, 速能升善趣。

常以智慧观, 如我如是学,

永离众系缚, 速至于涅槃。

正法不久留, 应发坚精进,

我已如是说, 宜速正思惟。

此劫过去已, 满于六十劫,

当不闻佛名, 何能生信乐?

若人相会遇, 饥饿苦所侵,

母子是时中, 互相食其肉。

彼时所生子, 慞惶行不安,

住在己家中, 犹生大怖畏。

见闻此事已, 知其生死烧,

谁有智慧人, 于中生爱乐?

无明是生根, 女人是欲根,

蕴为苦恼根, 是故应舍苦。

世有愚众生, 耽著于女欲,

人能离痴者, 疾当得涅槃!

宣畅此法时, 不遭于恶果,

不说果有漏, 故堕恶趣中。

所有无漏法, 空空无所有,

寂静本无坚, 宜应速了悟。

“复次,迦葉,若有比丘或余众生,由能成就此第一法。求无漏者,应作是言:‘于一切法心无所住。’

“复次,迦葉,菩萨应为坚固修习。云何坚固?云何修习?言坚固者,谓坚固心、坚固精进。何者名为坚固之心?菩萨念言,乃至供养恒河沙佛,然后乃发一念之心而求佛道;次后复经恒河沙劫一佛现世,以发恒河沙等心故,一得人身;以恒河沙等人身闻一句法,智慧光明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作大利益。应发如是坚固之心。又以种种方便摄佛智慧,种种苦行以为希求,种种苦行摄受佛智,复有如是坚固之心。

“复次,迦葉,我今为汝宣说譬喻。由此喻故,诸有智人而能解了尔所说义。由是种种难行、苦行能得菩提,于恒河沙劫不应休废。若于恒河沙劫学不休废,则能现证无上菩提。应发如是坚固之心,以为势力,以作策勤,终不舍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复有如是坚固之心。

“迦葉,若有菩萨发是心者,何以摄受?谓不取处,不取非处。何故不取处、非处耶?若有取于处、非处者,于无上觉则为障碍;以不取于处、非处故,速得无上正等菩提。

“迦葉,譬如有人,以满三千大千世界珍宝持用布施;若有如是种种经典如来所说,随顺菩提,受持教法,以信安住,所生福聚倍多于彼!

“迦葉,菩萨复有坚固之心,乃至坚固心亦不可得,是故修行不可休废。言修习者,谓多修行,有几多耶?随有若干多修习法,若起一心不能解了。何以故?彼法不可为表示故。然是最胜修习之法,谓坚固心性。”

尔时,世尊即说颂曰:

“无心起心想, 当有大怖畏!

我当成不成, 是事为云何?

而常起寻伺, 住在于一边,

诽谤于正道, 不可得菩提。

此是懈怠心, 非是菩提相,

斯人疑一切, 诸佛及声闻。

不行而希望, 贤圣诸佛法,

非但由言说, 能成安乐果。

要有信乐心, 能成广大法,

亦非唯心量, 能获胜堪任。

由一法能成, 诸有所作事,

知其殊胜已, 为佛故应修。

“复次,迦葉,菩萨以能成就此法,亦不亲近供养诸佛,而自记言:‘我当得作如来应正等觉。’

首页123尾页

本文链接:第三卷 大宝积经全文

上一篇:第三十一卷 南本大般涅槃经

下一篇:第五卷 胜天王般若波罗蜜经全文